鸟嘴医生:一个历史发明?|大象公会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鸟嘴医生:一个历史发明?|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2020-04-23

今天家喻户晓的鸟嘴医生形象,由无数现实、虚构和谬误的碎片组成,与中世纪和黑死病都没什么关系。


文|李恪


今天,鸟嘴面具已经成为黑死病和中世纪的主要象征,以至于在反映中世纪欧洲的影视作品和电子游戏中,其诡异造型往往是医务工作者的标配:


· 《刺客信条 II》中的医生,时代背景为 15 世纪后期


· 2011 年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电影《女巫季节》中,照顾患病主教的医生均戴鸟嘴面具,时间背景为 1344 年


· 2011 年短片《瘟疫医生》的故事发生在 1349 年


然而,上述影视游戏都搞错了。今天家喻户晓的鸟嘴医生形象,由无数现实、虚构和谬误的碎片组成,与中世纪和黑死病都没什么关系。


鸟嘴医生发源史


鸟嘴医生最早的记录出现于 17 世纪,距中世纪终结已有百年以上,和 14 世纪欧洲、北非等地爆发鼠疫的时代更是相差甚远。


根据现存不多的手稿、版画和书籍,中世纪的黑死病医生没有戴任何形式的面具,穿的是中世纪学者或绅士的典型长袍。


据阿尔图罗·卡斯蒂廖尼的《医学史》记载,当时医生身穿一种遮盖全身的长袍,戴手套,鼻子上系一块吸满醋、丁香粉、肉桂粉的海绵。


· 《医学史》里探访鼠疫病人的医生,手持海绵置于鼻前,两个仆人手举点燃的香料


14 世纪瘟疫时期的医生约翰·雅可比曾经无奈地说:

因为穷,我不得不一家家去给人看病,接触是免不了的。所以我在手里放了块面包或海绵,或是浸过醋的布用来盖住口鼻以避免患病,尽管朋友们都不相信我能幸免。
——约瑟夫·P·伯恩《黑死病》

戴着鸟嘴面具的瘟疫医生形象,最早出现于 1656 年德国印刷商格哈特·阿尔岑巴赫的一副版画:


· 1656 年格哈特·阿尔岑巴赫的版画,传播最广的可能是耶鲁大学 Harvey Cushing / John Hay Whitney 医学图书馆收藏的印刷品副本


版画中的三处文字,都是对图中医生所穿服装的描述,左右为拉丁语和法语,底部的德语标题为「1656 年,在罗马避免死亡的衣服」,下方文字大意是:

罗马的医生穿成这样去照顾瘟疫患者。他们穿着一件涂蜡的长袍,以免自己被传染。他们的脸完全包住,戴着水晶玻璃的大眼镜,鼻子上有一个长长的鸟嘴,里面充满好闻的香料。他们戴着手套,握着一根长杆,用来指示人们该做什么以及使用哪些药物。(注:感谢 mianmian 协助翻译)


欧洲各博物馆收藏的一些历史实物,大体也都出现于这一时期以后,当然形象远不如当代影视游戏里那么朋克:


· 左边为现代 Cospaly 的瘟疫医生服装,右边为 Wellcome Collection 博物馆的瘟疫医生服


· 德国历史博物馆的藏品,出现于 1650~1750 年,地点是德国和奥地利


· 英国 Welcome Collection 博物馆的藏品,据称出现于 1665 年英国伦敦大瘟疫时期,和德国的鸟嘴服装一样更像是头罩而非面具


因此,有些年代设置在 17 世纪及以后的影视作品,尚可算有其依据:


· 1995 年电影《乱世情缘》中,小罗伯特·唐尼饰演的医生于 1665 年伦敦大瘟疫期间戴着鸟嘴面具去照顾病人


· 2009 年电影《所罗门·凯恩》中,焚烧瘟疫死者的人群旁边站立着两位戴鸟嘴面具的瘟疫医生,时间背景为 1600 年左右


不过,即使是在 17 世纪,是否真的有医生以这种造型对抗瘟疫,阿尔岑巴赫本人绘制版画时又是否曾经亲眼见到过他们,也仍然存在疑点。


较为权威或严肃的历史著作中,很少出现医生穿着鸟嘴瘟疫服的记录。


如《中世纪:史实和虚构》的作者温斯顿·布莱克认为:虽然有大量原始资料和人工制品,证明鸟嘴瘟疫医生服在 17 世纪以后出现,但几乎没有可靠的证据,能证明当时的医生实际穿着这种服装。


阿尔岑巴赫的创作,更可能是基于当时其他人对个别医生的描述。


鸟嘴从何而来


有人认为,阿尔岑巴赫是根据法国医生夏尔·德·洛姆的描述,创作了 1656 年版画中的医生形象。


然而,出身名医世家、担任过三位法国国王首席医生的德·洛姆,其传世作品中似乎并未提到过这种服装。


· 夏尔·德·洛姆医生(1584~1678)画像,他的父亲曾效力法国王后,子承父业后靠经营温泉镇和含锑药物致富,曾经历过瘟疫


德·洛姆与鸟嘴面具的关系,部分见于他去世后神学家米歇尔·德·圣马丁的记录,说他看诊瘟疫患者时的穿着如下:一套完全由摩洛哥山羊皮制成的服装,包括靴子、马裤(及膝的裤子)、长外套、帽子和手套;一个类似鸟嘴的面具,长约半英尺,充满香料和芳香草药。


这种形象与阿尔岑巴赫的版画大体一致,因此其创作确实可能是以这类说法为蓝本,而并非基于现实观察。


今天,德·洛姆的名字基本上已经完全与鸟嘴医生服联系在一起,甚至被认定为发明者。折中的说法则是德·洛姆曾经改良过这样的服装,当时意大利瘟疫频发,而意大利北部留下了不少关于鸟嘴瘟疫服的证据。


事实上,今天围绕着鸟嘴医生服的种种问题,都像它的具体发明人一样,没有确凿的答案。


比如设计鸟嘴造型的目的,现存的早期资料就没有说明原因,而现代的诠释通常都充满了臆测。


稍显合理的推测是,鸟嘴应该是收到了传说动物 Charadrius 的启发。


今天,Charadrius 是一类鸟的称呼(鸻属),但在欧洲中世纪广受欢迎的动物寓言故事集《自然学家》(Physiologus)中,它指的是一种全身白色、可以治愈病人的神奇动物。


· 描绘 Charadrius 的图像


根据描述,如果 Charadrius 盯着病人看,就意味着它会吸走疾病,令患者好转。如果它不看病人,则意味病人会死去。


另一种更现实的解释是,长长的鸟嘴能放入香料和药物,使用者呼吸的空气与这些材料接触的时间也更久。


有的资料认为,鸟嘴里装的是一种叫 Theriac 的解毒药,由五六十种草药和奇怪材料组成,包括肉桂、木耳、鸦片、蜂蜜、沥青、风干的蝰蛇等。


至于材料使用涂过油或蜡的摩洛哥皮革,常见解释是为了防止「瘴气」(Miasma)从毛孔进入身体。


欧洲人长期认为「瘴气」是瘟疫的来源,指被污染或有毒的空气,一般来自死尸或其他腐烂物。为了预防瘟疫,通常建议空气保持流通,在病房行走要缓慢,以免吸入太多瘴气。


对于面具上的护目镜,有些解释颇具神秘色彩,如使用红色玻璃的目的是抵御邪恶。而更可能的解释是,护目镜可以阻挡放血时病人飞溅的血液。


历史形象如此模糊的鸟嘴瘟疫医生服,之所以能够直到今天还为人们所熟知,甚至成为前现代欧洲流行病防治的刻板形象,主要还是凭借着极为突出的视觉冲击力。


鸟嘴的讽刺和演变


今天互联网上的鸟嘴医生图像,几乎都是当代产物。现存的其他少量历史画像,则几乎都是对阿尔岑巴赫 1656 年版画的模仿,而且很多时候都是针对医生的讽刺作品。


阿尔岑巴赫版画问世的同一年,另一个德国印刷商保罗·弗斯特就将其改头换面成一幅讽刺画:


· 弗斯特作品见于 1921 年德国人 Eugen Holländer 的书《医学漫画和讽刺作品》(Die Karikatur und Satire in der Medizin


这幅题为《来自罗马的鸟嘴医生》的准抄袭作品中,医生的指甲变得尖锐细长,背景还多出几个落荒而逃的人,手杖顶端还出现了象征「时光飞逝」的有翼沙漏。


可能是讽刺得还不过瘾,原图中部的文字被换成一篇混杂拉丁语和德语的讽刺韵文,大意为:

您觉得关于鸟嘴医生的文字只是虚构的作品。他逃离传染病,从中获取工资。他寻找尸体谋生,就像垃圾堆里的乌鸦。


啊,相信吧,不要移开目光,因为瘟疫统治着罗马。


谁不怕他的小杆或棍子?他像哑巴一样说话,提出自己的建议。毫无疑问,许多人相信他被黑魔鬼触碰。他的钱包是地狱,他的灵魂是金子。(注:参考《The Middle Ages:Facts and Fictions》中的英文版)


到了 1721 年,瑞士医生 Jean-Jacques Manget 写了一本书《瘟疫论》(Traitéde la Peste),卷首是一副鸟嘴瘟疫医生的插图。据他所述,这种服装起源于意大利,上一次马赛瘟疫时医生穿着这种服装。


· Manget 书中的图像,底部是法语的服装描述,大意为:「医生和其他看过传染病患者的人穿的长袍,它使用黎凡特的摩洛哥皮革,面具上有水晶玻璃眼睛,长长的鼻子充满了香料。」(注:翻译参考英文描述)


· 1910 年的水彩重制版,收藏于 Welcome Collection 博物馆


即使是绘画中的瘟疫医生,也并非都穿着鸟嘴套装,比如 1819 年马赛隔离检疫站的工作人员,装备包括上蜡的亚麻衣服、厚木底鞋、油布手套,以及一根检查病患的木根。


· 19 世纪初,马赛检疫站医师的着装,出自 Clot-Bey 1840 年关于埃及瘟疫的书 / 来源:Plague Masks: The Visual Emergence of Anti-Epidemic Personal Protection Equipment


现代以后,瘟疫医生面具常作为中世纪愚昧的象征,比如英国劳工和国民服务部在 1939 年至 1945 年的公益海报展示了瘟疫医生的卡通版,并带有警告:


· 「中世纪的庸医穿着这种头饰来吓退传染病。如今,我们更喜好科学而不是咒语,更愿意预防而不是治疗。因此,所有伤口都要急救处理。」


事实上,正如学者研究显示的那样,此类表现中世纪瘟疫的图像中,很多都存在传说、谬误和夸大的成分。


即使对 17 世纪的瘟疫医生,我们今天也知之甚少。有一种推测是,他们是政府雇佣的公职人员,可能在南欧和法国比较活跃,主要工作是判断瘟疫是否出现、病人是否需要隔离、区域是否需要封锁。


不少医生做了逃兵,但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留下来的人都需要极大的勇气。直到 17 世纪,大多数医生开出的药方还是莫里哀所说的「不是灌肠剂、放血、泻药,就是泻药、放血、灌肠剂」。


根据玛格纳在《医学史》中的说法,「用抗生素治疗鼠疫的死亡率大约在 15%,对比没有治疗的鼠疫死亡率估计是 50%~90%。」


不过他们至少努力了,他们在死亡之地行走,在尸体和垂死者之间穿梭,检查病患、提供药物,绝望地尝试拯救痛苦呻吟的人,无论是否像传说中那样佩戴着鸟嘴。

点击徽章,进入大象公会小程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这是我们关心的世界。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区块链是什么?

      大象公会 微信二维码

      大象公会 微信二维码

      大象公会 最新文章

      鸟嘴医生:一个历史发明?|大象公会  2020-04-23

      一张海报,「重新定义」一部电影  2020-04-23

      生活百味,麻辣老妈  2020-04-23

      1840年,一枚五十年前的谎言爆雷了  2020-04-23

      世界人民都有自己的中医|大象公会  2020-04-22

      喷一喷,鼻子舒服,呼吸通畅  2020-04-22

      这家亏损的独立书店里,有一位讨人厌的老板|故事FM  2020-04-22

      古罗马的斗兽传统是怎么一回事?  2020-04-22

      压力太大,氢会方吗?|X射线看到的固态氢结构  2020-04-22

      如何炸掉摩天大楼|大象公会  2020-04-2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function(){ $("img").lazyload({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200, }); })();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鸟嘴医生:一个历史发明?|大象公会